好湿热花径舌探进紧致

“使出你们的最强手段吧,不要再藏着掖着了,赶紧把他拿下了!”江辰躲得远远的大喊,现在菲普斯就是一头极具危险的困兽,若是拼了命反戈一击,他这个炼气第三层的渣渣可承受不住,还是躲远点好。77dus.com

听到他的话,现场围攻的三人果然纷纷拿出了自己的强力法器,开始围着菲普斯猛烈轰击。

森科盛使出的是一根乌光绳索,上面布满了细小的毛刺,真田信助用的是一把金光灿灿的飞斧,朴熙真使出的则是一把十三枚的银色飞针。

还真都有强力法器啊,江辰本是随口一说。

跟先前三人使用的灌注真气的斗器不同,现在三人使出来的,都是货真价实的法器,如同菲普斯的那个铜钟法器。

斗器用于近身搏斗,讲究招式技巧,而法器则是远程攻击,弱点是祭出来需要点时间,法器比拼基本就是拼着各自实力硬抗了,谁的法力雄厚,法器精良,谁就能坚持到最后。

朴熙真作为玄霜门内门弟子,拥有一件法器不足为奇,而森科盛和真田信助竟然也都有各自强力法器,看来两人也不是寻常的散修这般简单。

在三人都使出强力法器,围着菲普斯狂轰乱炸之后,菲普斯基本就丧失了攻击的能力,只能苦苦支撑自保了。

从场上情况看,真田信助的飞斧攻击势头最猛,每一次轰击,都能打得金钟罩晃动不已,而朴熙真的银色飞针却是最阴毒,每一次扎在铜钟气罩上,滋滋作响,吸收一片的灵力,肉眼可见附近的光罩厚度都会为之削弱一层。

苦苦支撑的菲普斯双眼通红,脸色狰狞犹如厉鬼,他知道,这一次是彻底栽了,这三人都不是善茬,不可能再给他逃命的机会。

看到躲在远处的那个菜鸟,他恨从心起,这次即使难逃一死,临死之前,也得要拉个垫背的。

手中储物戒灵光一闪,一柄半尺长的小剑出现在掌中,被他抛在空中,手捏法诀,接连打入几道法力,开始催发,飞剑冒出濛濛青光,虽然这只是一把普通飞剑,但要取那个炼气第三层菜鸟的命,还是易如反掌。

本来操控铜钟法器,都已是苦苦支撑,岌岌可危,现在他还要分心操控飞剑,那金钟护罩更是摇摇欲坠,似乎在下一时刻就要破碎。

但是菲普斯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现在他的眼中只有远处那个拉满仇恨值的菜鸟,临死之前拉上那个菜鸟垫背,也是值了。

他的动作,自是没有逃过江辰的眼睛,不禁脸色微变,嗅出一股危险。

转身而逃,那是来不及的,他随即也祭出了那把得自伊修斯储藏室的残破小剑,护在身前,同时施展开了真气护罩,并举起了灵力枪,希望能够挡住对方这困兽一击。

“真田先生,你挡一下他的飞剑。”

菲普斯的动作,当然也逃不过在场三人的眼,朴熙真猜到了菲普斯的用意,赶忙吩咐真田信助道。

“没问题——”

真田信助把飞斧收了回来,这时菲普斯的飞剑已经发动,剑体发出濛濛青光,向着远处的江辰激射而去。

真田信助的飞斧适时的迎了上去,跟空中的飞剑猛的撞在了一起,那把飞剑被撞得斜飞出去,青光涣散,但前进的势头依旧不变,拐了个大弯,继续执着的向着远处的江辰飞去。

只是青色飞剑已是强弩之末,还没有飞到江辰近前,就被江辰祭在空中的残破小剑给击落了。

青色飞剑掉落在地上,江辰看都没看,却是纵起身形,向着场中飞奔而去。

因为花了大部分气力用在青色飞剑之上,菲普斯无法再费力支持空中的铜钟,铜钟护罩终于被轰碎,森科盛的乌光绳索趁胜追击,狠狠的抽打在菲普斯的身上,把他的护体气罩给瞬间击破。

“噗——”

菲普斯喷出一口血雨,飞跌出去,朴熙真的十三根银色飞针紧随呼啸而至,纷纷扎入他气海周边各大窍穴,把他的几处气脉彻底封住了。

于此同时,失去了主人法力支撑的铜钟,也随之从高空坠落。

靠的稍近的朴熙真和真田信助心中一动,身形不约而同射出,扑向了空中掉落的铜钟。

可惜就在他们刚刚要触摸到铜钟之时,一道人影已经快了一步飞速赶至,伸手把铜钟给抢了下来。

捞了一个空的两人顿住身形,定睛看去,抢了铜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江辰。

两人都是怒形于色,正要发作,江辰却闪身后退几步,发话道:“我只要这个铜钟,其它的东西都归你们。”

不仅朴熙真和真田信助,森科盛的目光也随之落到了这件铜钟上面,在场的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件铜钟法器无疑是最具价值的,没想却被这个菜鸟捷足先登给抢了去,简直是岂有此理。

“能够擒下这两个凶手,我的功劳最大,大家对此有疑问吗,若是没疑问,那么我优先挑选战利品,理所应当。”

看到在场三人都神色不善,江辰赶紧又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

三人听了,一时反驳不得,对方说的没错,能够抓住这两个凶手,全靠了江辰设计布局,并不惜以身为饵,即使没动手,但确实功劳最大,而他们三人,最多就是出了点力气而已。

“这件铜钟明显就是赃物,怎么能任由你私自占为己有。”

朴熙真眼珠一转,义正辞严道。

江辰道:“这当然是赃物,但只要我们都不说,谁又知道呢,我想你们不会真的打算把这些赃物都上缴上去,自己白辛苦一场吧?”

森科盛和真田信助首先被他说动了,真田信助道:“对,这两人看来干这种杀人越货的事不是第一次了,赃物肯定不少,大家平分了,不能白忙这一场!”

“我只要这件铜钟,其它的都不要。”江辰再次表明态度。

森科盛和真田信助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虽然这件铜钟法器不错,但其它的赃物加起来,价值未必会低了,说不定还另有其它更具价值的宝贝。

关键是人家确实功劳最大,优先分配战利品也无可厚非。

“好,其它的东西你不能再要了。”真田信助道。

看到森科盛和真田信助都同意了,朴熙真独木难支,只能默认这个结果,她当然并不是真的傻到要把这些赃物都上缴。

接下来就是一场分赃大会,不过这跟江辰已经无关了。

首先从菲普斯的随身革囊和储物戒中,搜出不少东西,有珠宝,丹药,灵石,灵符,再加上那把青色飞剑,三人估摸着价值,平分掉了。

当然他们还是留了一些,作为从死者加拉瓦那里得来的赃物,这部分是要上缴的,否则连法官都看不过去。

从哈维那里,同样搜罗到不少的珠宝,丹药,灵石,灵符之类的,三人同样平分了。

分完赃之后,大家都发了一笔小财,皆大欢喜。

就在三人分赃的时候,江辰则是开始审问菲普斯。

“菲普斯,告诉我,贝丝被你藏在哪里?”

菲普斯全身血迹,瘫倒在地上,却是轻蔑的狞笑道:“菜鸟,你算什么东西,敢用这种语气审问我,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小女孩藏在一个隐蔽的洞穴,如果没人指引,绝对找不到的,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你来杀我啊,杀啊,哈哈——”

他现在知道自己罪证确凿,上了法庭,迟早是一个死罪,所以毫无顾忌。

“如果你不说,我现在就破了你的气海,让你修为尽失,成为一个废人,如果说我是一个菜鸟,到时被废了修为,你连菜鸟都不如,怎么样,想尝尝被一个菜鸟废去修为的滋味吗……”

江辰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却一下说的菲普斯脸色大变,对于炼气修士来说,被废掉修为,简直是生不如死,说到底,现在他还是心存一点侥幸的,但如果被废去修为,那就真的完了。

“你,你不会这么做的,你这么做是违法的……”

“违法?笑话,你是杀人犯,证据确凿,人人得而诛之,我只是正当防卫,我有钱,我会请律师为我做无罪辩护,就说你反抗强烈,为了安全起见,迫不得已我们废了你的修为,大不了最后赔点钱……”

江辰说着,举起了手掌,蓄势待发,“对了,只要你说出贝丝的下落,说不定你还有立功表现呢,怎么样,我只给你三秒钟的机会,一,二,三……”

“我,我说,不要废了我的修为,我带你们去找那个小女孩……”

残存求生的**让菲普斯屈服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