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这种规模的生物入侵,足以毁灭整个国家,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怕的是这群魔物后面那位金辉四溢的“顾逍遥”,但却没有丝毫神圣的感觉。77dus.com

一切都往着与之前计划截然相反的方向进行着,任务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顾逍遥不仅没有成为魔王,还被死神之魂夺取了身体。

陆瑾看着顾逍遥竟生出一股陌生的感觉,明明在一天前还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

“老陆快离开这里,十八层地狱已经全部布置完毕,逍遥有勾玉保护,不会有事的!做你该做的!”葛博士拿出一把紫纹小刀,猛的往掌心一划,一颗颗血珠滴落在他四周,形成一个时钟般的圆盘,只不过是时刻换成了18位。

陆瑾二话不说,飞快的离开这个里,他要去水印湖畔,只有那里才是最安全的,那是萧天君留下来的一块圣地,那块勾玉便是他的载体。

血珠圆盘每一个奇点都散发着奇异的光芒,一道细细的裂纹逐渐移向葛博士,直到所有的裂痕都聚集在脚底时,“轰隆”一声,整片大地都震颤了起来,围绕着天君古树的那十八个巨型禁法阵豁然显出来。

“顾逍遥”本来不会亲自出手的,一旦自己暴露了,就有一定的几率被胸前这枚勾玉反噬,她想取下来,可自从他获的了顾逍遥的躯体后,这块勾玉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这不得不让路西法产生疑虑。

所以才让亚托斯来组织他们将着颗天君古树运走,因为几千年来弱小人类度升了太多代天君,以至于长期居住在最广阔的主位面,这一届天君无论如何路西法都让这群人类得逞。

可上一届人类天君萧天命,留给人类太多的恩惠,以至于人类还能安然无恙的活在主位面,如果不是因为路西法已经是一个死魂的话,是根本无法踏入人类领土。

在萧天命死后,路西法找到了亚托斯这个丧家犬,并且赐予了他非凡的力量,经过16年的杀戮积累让他晋升为初阶死神,没想到这亚托斯如此废物,连一个人类法师都打不过。

然而,顾天冉等人计划了十六年保护人类天君的继续传承,而路西法也一直在寻找他们的踪迹,不是因为这条弑天魔蛆,怕是路西法一辈子也找不到天君古树。

“顾逍遥”对这天君古树道:“我知道,你们这群该死的老家伙都在里面,今天我来取走你们的灵魂让人类永无翻身之日。”

柳希茜听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两行浊泪从眼眶中夺出,但一个个玄妙无比的空间法阵凭空浮现,一棵高达数千米的擎天之树缓缓压缩。

咔嚓咔嚓咔嚓……

地层不停地断的裂,天君古树的整个根系抽离了土壤,古树还在缩小,柳希茜一口鲜血吐出,她的身形在缩小,成了一位病娇女青年,又化为一位蓝发少女,之后是小萝莉,最后化为一个蓝发小婴儿。

整个天君古树已经缩小到了一棵小草的高度,邵武华见状,瞬间消失在原地,任凭那群魔物涌来,将天君古树已经回收,全员安全撤退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卧龙镇的居民已经保不住了,没了天君古树的结界加持,这上前只a阶魔物能够浩浩荡荡的扫荡整个华夏,但是一个超大型法阵正在运转着,十六年来等待的就是此刻……

“十八禁界,鬼煞炼狱!”

十八座巨大的地狱层楼,豁然出现在卧龙镇的十八个方位,死死的形成一座密不透风的巨型猎杀场,一层灰黑色的薄雾笼罩在这座几百米高的巨型猎杀场。

陆瑾眉头一皱心中默叹:“卧龙镇的居民们,在劫难逃了,与其让他们被永生永世的遭受地狱之刑,还不如……”

他凝聚出一个精壮的雷核,食指一弹,雷核暴射而出……

卧龙镇中,王老伯正打算出门做自己的小本生意,却发现每家每户都被一股血色的结界保护笼罩着,结界外的道路已经破损不堪,裂痕延伸到结界处就停止了。

王大伯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地面在距离的震颤,本来蒙蒙亮的天空,忽然就黑了下来,他立马一瘸一拐的跑出房屋,眼前一座巨大的石墙拔地而起,一切都显的那么虚幻,那么不真实。

突然,邻居家那位教授面色苍白的坐在地上,嘴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地狱猎杀场!这是地狱猎杀场……”

王老伯急忙跑过去将他扶起身来,急声询问道:“胡教授,这是什么东西?感觉阴气太重了!”

胡教授看了他一眼,疯疯癫癫道:“大伯,你跟我来!我们没……”

胡教授话说到一半活生生的给咽了下去,赶忙拉住王大伯走向厨房,嘴巴里还停地念叨着某种教会的祈祷词。

平时胡教授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他会尽自己的所能去帮助别人,今天也不例外………

胡教授沉声道:“王大伯,你要相信我!我们现在没有时间,你先转过去!”

王老伯一直都很相信胡教授,他缓缓的转过身去,背后却传来一句轻声的“对不起!”

说罢,胡教授从橱柜下抽出一把带血的刀,狠的砍向王老伯的喉咙,王老伯没有第一时间死亡,缓缓的倒在地上,他看到橱柜中藏着胡教授女儿和老婆的尸体……

王老伯双眼充血,紧紧的抓住胡教授的小腿,喉咙中传出一句:“你……这个……畜生!”他手臂失去了气力,生命完全流逝了。

胡教授看着屋外一群黑色的小鬼正在诡笑刨开一位邻居的胸膛,胡教授立即挥刀砍向自己的脖颈,他闭上双眼,忏悔道:“主上,请原谅我罪恶的行径,我……”

锵!

一道清脆的金属声响起,胡教授猛的睁开双眼,满脸绝望的看着眼前这只小鬼,而它一手握住刀刃阻止了胡教授自杀。

“咯咯咯……”一阵酷似婴儿的诡笑从这只小鬼的口中传出,把刀夺过,缓缓的切在胡教授的背脊上,胡教授背后一整火辣辣的剧痛,“啪”的一声,地板上多出来一块肉。

“啊!!!!!!!!!!!……”

一句摄入心魂的惨叫回荡在整个厨房里,小鬼露出一副满意的狞笑,又是缓缓一刀……

窗外,一股魔能磅礴的青色雷光炸裂而开,不断地席卷这整个卧龙镇,胡教授轻声谢道:“感谢您,我的主上~”

片刻之后,一阵狂躁的雷电将胡教授击的灰飞烟灭,整个卧龙镇瞬间被夷为平地。

陆瑾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奔向水印湖畔。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