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上的亲吻

陇县。

这是一处对于夏国捕灵人而言非常特殊的地方。

因为这个地方,很可能是灵气复苏的起始点,也是因此,虽然名义上此地属于接引之花的领地,但是长久以来,此地其实一直游荡着八大势力的捕灵人。

不过终究是自己的地盘,身为本地的镇守,哪怕名存实亡,吴昊在陇县的地位却依然无可撼动,而且这些年吴昊也不是真的什么都没做,最少,对于当地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视线。

当封不平这边事情发生之后,吴昊第一时间,就调取了关于陇县捕灵人的资料,其中特别是灵异科。

获取了信息后,吴昊当即出门。

如上所述。

正是因为陇县的特殊地位,灵异科在这边也是长期有着人看着。

对于这种据点,吴昊可以说轻车熟路。

没多久就找到了灵异科的据点,一处县城边缘地带的院子。

“灵异科的杂碎,给我滚出来!”

吴昊此时情绪非常暴躁,而且他来此本就是找事儿的,可没有文质彬彬拜访的意思,所以当即,直接吼人!

嘭!

院子里传出声音,片刻之后,一个看上去二十三四的年轻人就小心翼翼开门出来。

当其看清吴昊的样子时,瞳孔一阵收缩:“吴,吴镇守?哎呀,这可是稀客,吴镇守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小地方了?”

“别废话,你们灵异科干了什么好事你们清楚,谁的主意,谁动的手,立刻给我滚出来!”

那年轻人一见如此,脸色一变再变,笑容僵持,“吴镇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怎么了?我们可是一直都遵守着规矩的,自认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你的,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误会看向对方,目中满是愤懑,“将暗夜猫妖的子嗣引到陇县是误会?将暗夜猫妖子嗣杀死栽赃嫁祸我接引之花的人,也是误会?好一个误会!”

年轻人浑身一僵,豁然瞪大眼睛:“你,你说什么?暗夜猫妖?什么暗夜猫妖?”

吴昊微微一顿,仔细打量对方,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故意做作,身为一个经常帮助其他人进行催眠工作的捕灵人,这一点他还是可以判断出来的。

眉头微微一蹙:“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年轻人一脸懵圈,他是真不知道。

吴昊见此微微沉吟。

此地的确是灵异科的据点不错,而眼前这个青年的身份,他也知道,正是如今驻扎在陇县的灵异科代表,整个据点的人他都知根知底,如果不是他们,那么,必然是有灵异科的其他人,来到了陇县。

这就说得过去了。

这种事情,本就不适合明目张胆的做,如果是他熟悉的人做的这件事,哪怕隐藏再深,只要他想,必然还是可以揪出来的。

想到这种可能,那么,真正动手的,肯定隐藏在暗中。

不对!

豁然的,吴昊心下一动。

他记得昨天有个人来找过自己,而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件事,正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安排的!

所以。

虽然年轻不知道关于暗夜猫妖的事情,但必然也和这件事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想到此,吴昊豁然瞪视年轻人:“我问你,你们灵异科,这几天有谁来过!别给我打马虎眼,别以为我不知道前两天你们都做了什么!说,到底是谁指使你们的!”

原本还一脸懵圈的青年人脸色豁然一变,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吴镇守,你这就过分了啊!几天前?几天前我们什么也没做,你可别污蔑人!”

“嗯?还敢嘴硬!”

吴昊的平时脾气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灵异科的人,脾气立刻就爆炸了!

本来就愤怒无比,此时眼见对方还敢隐瞒,他也是失去了耐心:“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一五一十的将所有事情都吐出来!”

“吴镇守,你要干什么,不,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在挑衅灵异科,在挑衅朝廷的法律,你知道你这么做的后果吗?不,该死的,啊!”

“呸!”

从地上爬起来,封不平狠狠的将口中血抹吐出,眼前有些迷糊,但是很快就稳定下来,胸口一阵隐隐作痛,低头一看,一道血淋淋的爪痕映入眼帘,一丝丝黑气异常碍眼,立刻驱使灵力将之驱除。

做完这些也只是瞬间,封不平抬头看过去。

另一边,暗夜猫妖也不好受。

面对发疯般的封不平,它也终于品尝到了受伤的滋味。

浑身毛发已经黯淡无光,一条腿上更是有着一道伤痕,那是封不平刚刚拼着受伤,一刀砍中的地方,一丝丝灼热的气息不断灼烧着,隐隐已经有了烤肉的味道传出。

从一开始,到现在,也就过去了一分钟不到。

而就是这短短片刻,两人你来我往,已经交手了数次。

暗夜猫妖的可怕在于速度,攻击大多是利爪和妖力的配合,以及身为妖的体魄。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特殊的能力,或者说,真正的能力尚未表现出来。

而在这种情况下,封不平也是有了应对方案,他施展了现如今掌握的一些法术,特别是其中的轻身术,配合强悍的体魄,生生跟上了对方的速度,而加之封灵师的灵力和攻击法术,配合灵器,倒也是和对方战得旗鼓相当。

小家伙躺在一旁,生命波动已经稳定了下来,但也无法继续帮助封不平。

一人一妖远远相隔,相互不言不语,只是死死锁定着对方。

一方动,另一方也动。

猫妖浑身充满了爆发力,虽然受了伤,但那点伤明显无法影响到它,优雅的迈着步子,缓慢的徘徊着,就如寻找猎物破绽的猎豹,随时可能发动致命的进攻。

封不平更是无比警惕。

他虽然愤怒,却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

暗夜猫妖绝对是比槐树妖还要难缠的妖怪,最少对于封不平来说是如此。

槐树妖无法移动,而且能力似乎正好被他克制。

但是暗夜猫妖,是以灵活为优势的妖怪,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类型。

面对这种妖怪,封不平不得不重视。

感受着伤口上火辣辣的疼痛,刚刚那一瞬间,如果他慢一步,如果不是他当机立断,以伤换伤,狠厉无比,或许那一下对方爪子直接会掏出自己的心脏。

暗夜猫妖走了几步,突然停下,就地坐了下来。

它望着封不平,默默的抬起爪子舔食其上血液。

这简单的动作,却瞬间让封不平的精神紧绷起来。

豁然之间,暗夜猫妖挥舞了一下爪子。

虽然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但是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却是豁然笼罩了封不平,条件反射般,灵觉捕捉到了一抹幽光的瞬间,举刀格挡!

锵!

刺耳的声响让封不平瞳孔收缩,与此同时,手腕上一股强悍的震荡力传来,这股力量之强,甚至于让他止不住的退了半步!

这是

豁然,封不平想到了什么,吴昊说过,暗夜猫妖,还掌握着一种风的力量,难道就是指这个?

这也太作弊了吧!

要知道,他还是依靠的灵觉才勉强捕捉到了这种无形却又极速的类似于风刃一般的攻击,如果是普通人呢?

根本无法抵抗!

另一边,暗夜猫眼对于封不平关键时刻居然抵挡住了自己的攻击,显得颇为意外。

人性化的露出疑惑。

毕竟以往它使用这种能力的时候,基本就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的,除了那几尊和它同样级别的妖。

不过很快,暗夜猫妖就露出人性化的笑容,冰冷的笑容,蔑视的笑容。

抬起前爪,五根手指之中的尖锐锋利爪子宛如能够刺破空气,豁然之间,寒光一闪,以无法观察的速度一挥!

危险!

无比危险!

这一次的感知比刚刚还要强烈,当五道风刃被灵觉感知到的那一刻,封不平立刻明白了为什么!

五道风刃,呈现截然不同的五种方式,以截然不同的角度,完全封死了他的退路,同时抵达的情况下,他甚至于不可能完全抵挡!

怎么办?

封不平瞪大眼睛,似乎想要将五道攻击的轨迹完全看透,从而找出存活的希望!

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封不平感觉时间一下子变得很慢!

五道攻击,分别以不同的姿态,方式,位置,袭向自己。

第一道,几乎平行于头顶,直指头颅,命中会削掉他的头盖骨。

第二道,同样横着冲来,直指脖子。

第三道,第四道,斜向袭来,分别指着自己的两侧退路和手臂。

第五道,斜斩他的脚裸。

五道攻击,看上去似乎平平无奇,但是在这一刻,封不平却感觉自己无论如何做,都会被杀死!

首先是致命的两道,头和脖子的两道,想要躲避,只能后仰,然而一旦后仰,就算不会被第五道风刃砍成两半,以他后仰需要维持平衡展开手臂的时候,也必然会丢掉两条手臂,那是自然反应,很难避免,紧接着就是双腿。

其次,如果是左右移动,同样无法避开,因为他的速度,比不过这五道风刃。

怎么办?

心念电转。

突然,封不平想到了一幕画面。

那是在岚山市的时候,自己修炼之时的一副画面。

那是一个动作。

一个配合呼吸法做出的动作。

根据他的判断,自己之所以无法避开这次的攻击,正是因为时间紧迫,以及人养成的后天本能,两相限制,他后仰必然会受到重创。

毕竟在短时间内,在没有任何的提前尝试的前提下,人是不可能控制身体做出那种违背本能的动作的。

但是那副画面

几乎是刹那,封不平已经做出了决定。

心念一动。

后仰。

得益于体魄的强大能够跟上思维,思维想到的瞬间,身体就已经做出了反应。

而几乎是后仰的瞬间,双手下意识的就是平摊开来,下意识的想要触地。

封不平并没有违背这种本能,反而加快了速度。

风刃几乎近在咫尺。

如果这般,迎接他的必然是死亡。

他躲开了致命的两道风刃,但剩下的非致命风刃,此时反而变成了致命。

原本指向自己双臂的两道风刃会直接切掉他的双手,而原本指向他脚裸的风刃,更是会削掉他的双脚,如此一来,几乎是任人宰割。

但是就在这关键时刻。

一种师法自然的感悟涌上心头。

这种感受,封不平并不陌生,因为平时修炼的时候,也有这种感受,只是那时候,相对更为平淡一些,没有现在这么强烈。

封灵师的修炼,本就是一种类似于契合自然的修炼之法。

封灵师的能力,来自于大自然,针对的也是大自然。

而修炼的各种动作和呼吸,尽皆来源于自然,因为动作和呼吸,都是基于如此才能更方便他吐纳。

此时,这种感受无比强烈。

一呼一吸,体内灵力鼓荡,精神饱满,思维清晰。

一举一动,顺应自然,游刃有余,全身所有的毛孔尽情舒张,仿佛身体每一个细胞,此刻都在贪婪的呼吸。

恍惚之间,封不平有了明悟。

这是,将这个动作和呼吸法达到了极致圆满的境界的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修炼的效果事半功倍

修炼和战斗,毕竟不同。

战斗之时,全身紧绷,在这种情况下,人身体的各方面爆发力更为强悍,精神力也会更为集中。

而修炼的时候,全身舒张,每一个毛细孔,就相当于一个嘴巴,它们会尽情吞噬灵力,所以需要的是放松,同时精神方面也会相对放松一些,以达到融合自然的目的。

两种情况,各有优劣。

紧绷时,战力逆天。

舒张时,身融自然。

一直以来,他都忽视了一张一弛。

修炼法和战斗法互不相干,修炼就是修炼,战斗就是战斗。

然而此刻,封不平豁然察觉,自己的这个想法,或许错了。

战斗法可以用于战斗,但殊不知,有些战斗之中也可作出突破,难道说战斗法就不能用于修炼?

相对的,修炼法难道真的只能用来修炼?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完美的动作配合完美的呼吸,身体柔韧无比,如臂指使,甚至于封不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醒悟过来时,五道风刃已经破空而去,而他,毫发无损!(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