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丫鬟马车上下摇晃

“就这么点能耐还想上战场?”荣华手持利剑指着孟晨的喉咙说:“还是回你的丞相府当你的少爷去,这不适合你。”

孟晨嘴角微微渗出点血迹说:“我孟晨说不回去就不回去!”

“那你就接着洗盘子吧,当然洗碗盘子记得找我来,我还要跟你过招呢。”

“荣华,你这小人呜呜。”

“有这骂我的空,赶紧把盘子洗完!”荣华心里得意孜孜的让你让我在众将士面前这么出丑,这次可有你受的。

自从孟晨留下的那一刻。他每天都要为众将士洗碗,这一百名众将士可是荣华特意挑出来的。饭量最大,吃饭最邋遢,他们用过的碗更是紧紧地粘着残渣。上次孟晨在将士面前说荣华的短,荣华将气撒到了将士身上,这些将士怎么会放过孟晨?只见这一百将士的碗足足七尺高,而且还在不断长着。“天啊,我是丞相的儿子!我要上战场啊!”每每半晚总会传出这样的惊天大喊声。

而风慠一路向西走,路上不停的思索着自己都得罪过谁。

“风冽!”只见风慠拍手到:“难道是我哥从家追了过来?”

岳霜与黑古拉对视后相视大笑。“就算你哥哥来也不算是灭顶之灾啊。”

风慠想想也是,这都这么长时间了估计他与叶倾城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可是这灭顶之灾又会是什么?只见他脚底一滑,滑出十丈远,重重的栽在地上,蓝色石榴裙摇摆着,顿时风慠脸涨得通红,他顺着衣服向上看去,呆呆阵阵到:“嫂子,你怎么来了,我哥呢?”

另一边的利剑从前眼前划过,只见风冽怒火的看着他。

“这可真是灭顶之灾啊。”说罢,风慠假装晕了过去。

岳霜与黑古拉急忙扶起他,只见风慠嘴角嘟囔着:“哥哥嫂子,我知道错了。”

二人相视差异的看着前方,除了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什么熟人呀。只见那辟邪之物,发出淡淡香气,岳霜可以肯定这就是那算命先生说的灭顶之灾。

风慠被岳霜与黑古拉一路提着来到了算命先生那,只见他还在忽悠众人。岳霜将风慠一丢说:“你这护身符还真是深不可测啊!”

那人看看后笑道:“这护身符不是我给你们的那个。”

黑古拉将护身符取出一看便说:“确实不是,原来的那个是三角状,这是正方形的。”“这是怎么回事?”“我都说了他会有灭顶之灾你们还不信,看吧,这不就是报应嘛。”算命先生这么一说,众人纷纷送钱要求算命,只见他收钱收到手软。

此时,风慠起身揉揉头,眼前模糊的看到利用自己的算命先生。他恍然大悟:“敢拿你爷爷我做托!”

风慠立刻将他的算命桌推翻,大声骂道:“我可是帝国的救星!连我你都刷!”

“我知道你是帝国的救星,所以才让你一路向西,西去知道是什么方向?”

“我怎么知道!”

“那请一直西去,那可能会是你丧命之处,我用迷药就是想安奈你的心,听我说完。”

“那你现在可说好了!”只见风慠将算命先生的旗子折断,丢在一旁。

那先生笑而不语,“西方自是你要拯救的地方,在不去,我想咱们的帝都也要跟你的愚蠢大脑一起灭绝了!”

少顷后那先生终于开口了,听完这话黑古拉附耳听地,只听那万马奔腾,来事汹汹。

“大哥不好了,是林之平。”

到时今日三年之期终于来了。只见三人脚步匆忙,身后那算命先生急忙就上说道:“那好我的平安符,说不定是你的救星。”

风慠接过,只见那算命先生的手跟女人一样,风慠打趣到:“先生的手保养的可真好。”

说罢离去。

“你个风慠,自己在这过的真舒服!我不弄弄你让你受受苦,怎么对的起我的三年等待啊”只见那算命先生一脸诡笑。

林之平在关外待战,荣华收到密令大跳着:“可算到了!”

只见两军阵势庞大,林之平坐在轿子上,看着同样坐在轿子里的风慠喊道:“小贼!”

"我戳!“风慠对着称呼还真不适应,他大喊道:“干毛龟!”

“今天你要是打赢我,我送你十箱金子!”

“戳,压这么大!”

“你要是打赢我们,我把我们帝国都给你!”这时那算命先生突然出现。

“喂喂喂,你这小子从哪冒出来的。”风慠一下看傻了,只见那算命先生脱下帽子,长发飘逸,一个模子不容置疑的:“唐清儿!”

“哎,就是我”

“你怎么到这来了?“风慠气的直接从轿子里跳了下来:“来人,把她给我带回营地去!”

“喂。大毛贼!真不赶巧,我媳妇来了!没空理你了!”说罢军队整装待发的又回去了。

大帐中风慠惊喜的看着唐清儿,“今天你可害的我好惨。现在想想还是后怕呢。”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就你这丫蛋呸的女鬼,我还真不怕。”只见那唐清儿扭着小嘴,一脸埋怨。“好啦,你乖乖呆在这,看你老公给你带回了林之平看”

说罢跟着岳霜、黑古拉出了营帐。

“今儿!咱们玩把大的!看谁杀的多,咱就大大的赏。”说着风慠将这几年漏出的钱全摆了出来。那孟晨呆在后勤那可算吃了大苦了,可也不见有人见他参军,而这时后却被风慠任命为大将。风慠对他说:“这碗洗的差不多了,我想你的丞相少爷身份也洗的差不多了。走跟哥几个,打仗去”

“林之平小贼,拿命来!”

只见风慠手持无双一路杀敌,那常年与野兽同眠的将士也是各个奋勇,一时间林之平为他这么大的转变还不适应,以前都是按部就班的,现在却是一头雾水的往前冲,但是这往前冲还是可以看出他们如同一群狼一般的团结。

只见风慠腰间的平安符在战火中一甩一甩的,他对自己说:“竟然说这东西能帮我灭宰,那么我就把这宰统统除掉。”说罢直朝林之平冲去。

那天天洗碗的孟晨也跟着上了战场,虽说他的武功不怎么样,但是打起敌来仍是战战兢兢。原本说杀敌前说自己是丞相的儿子的他,没有了那股傲气,他一边怒吼着,一边杀敌。然后他窜到风慠的身边说:“你那百两黄金必定是我的!”这是荣华也跟了过来说道:“不一定呢,你先赢了我在说。”只见三人在人群中各自挥舞着武器,又如同野狼般保护着自己的同伴。

那坐在轿子上的林之平见大事不好,就像带兵回营地,只见岳霜、荣华、黑古拉、风慠冲了上去。大喊到:“打赢我们四个野人再说走!”

孟晨在身后紧随到:“还有我丞相之子孟晨!”

之后,那乱成一团的将士从两边包裹住了林之平的军队,困在里面的人各个都吓得瑟瑟发抖。

“将士们,压大压小,压我风慠的,就跟着我杀!”

“黄骑龙的!跟我走!”

。。。。。。。。

这是四人分四面杀敌,愈战愈勇。

唐清儿站在高山之上看着这个场面,然后默默祈祷。

这场战争延续了三天,两边伤亡不等。那带着被人说是垃圾的军队在这次战役中功劳最大。

“别拿我钱!”风慠抱着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金银死死不肯送手。“是你说的打赢分给将士们的。”

“不要动我的心肝宝贝们!”

只见荣华四人将风慠高高抬起,士兵们迅速将钱拿走,风慠哭的哇哇的,当时就晕了过去。

“这是我打了那么多年酱油换回来的丫!”

“少爷,钱出的快才能进的快”荣华对着病榻上的风慠说:“想你一世英明为了这几个糟钱毁掉吗?”

一月后,风慠部队大战而归,帝都开门迎接,自见那风慠一路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时唐清儿凑了过来对他说:“我都说了你会有灭顶之灾你还不信。”

风慠顿时大悟,原来大灾指的是这个,“哎,防不胜防。”

“你说的回来要娶我的哦”唐清儿从后面抱着风慠说:“做人要说话算数。”

“不娶,我娶钱庄小姐去。”

“风慠你个坏蛋!”

“我的雪花银子啊”

\s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