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所以,这就是你写的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黑发的少女一脸笑眯眯地把一份写满了字的稿纸拍在桌子上。

“呃。。。伊月,你看,这个故事完美诠释了一个女子高中生,哦不!是永远的女子高中生的人生旅途。”坐在桌子上的少女突然一拍桌子站立起来,“我们的人生是多么的无趣,但又是如此的丰富多彩,而正是人类的想象力,给予了人活下去的希望!”

“所以说,你到底写的什么鬼的东西?”伊月捂住脸,眼前的笨蛋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若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羁绊存在着,她怎么会在这里听一个笨蛋说着与现实完全不符合的话。

但是很明显的,这个在伊月眼中的笨蛋还完全没有自觉,依旧在滔滔不绝:“......我们知道的是,人类自从诞生以来......我们的希望.....没有了想象力,难以想象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如果有了想象力是你这个样子,那么我还是不要的好,伊月在心里这样想着。

“啊,这不是伊月和加贺吗?你们也在二班吗?”门外传来的声音,软软的,温温柔柔的。

伊月回头看去,这是一个能把难看的校服穿成时尚款式衣服的女孩。长发飘飘,伊人端庄,即便是宽大的高中制服也无法遮住姣好的身段。于是,伊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啊,校服的丑陋在身上一览无余,像是披了麻袋在身上一样。

不去想为什么差距那么大,伊月也举起手晃了晃:“新学期好啊!阿静,我分在一班哦,但是加贺这个笨蛋分在二班。”

“你说谁是笨蛋?我能在分班考试考入二班就证明我不是笨蛋!”加贺气鼓鼓的脸颊涨的好大。

“要不是我帮你在考前突袭,你以为你能有这样的成绩?”

“要不是我学习能力强,你以为你的突袭有用?”

“哇,你这蠢货还要不要脸了?”

“我警告你啊,再说我笨,我要翻脸了”

“伊月和加贺还是一如既往的关系好啊”,一旁的阿静掩嘴轻笑。

“不不不,有些人看起来关系好,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好的交情:而有的人看起来关系恶劣,实际上是很要好的朋友。”伊月竖起一根手指,晃啊晃的,突然又指向嘴里碎碎念着“我要翻脸了...不发火你真以为我是笨蛋...”的加贺。

“但是,我和这家伙属于第三种:看起来关系很差,其实关系真的很差。”

“这样啊,可我一直觉得伊月你和加贺关系一直很好啊。”阿静看着这两个嘴上说着关系很差的两个人,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

伊月两手一摊,无奈地说:“那阿静你认为什么样的情况才属于好朋友呢?”

“这......好朋友的话,大概就是形影不离的那种吧。”

“但是也有很多好朋友不在同一个地方的啊,比如我在网上和人交友,虽然我没有好友,可是一定有人是通过网络而成为好朋友的啊。”

“在网络上经常聊天,也算是一种形影不离呢。”

“哦哦哦,这个我知道。”一旁的加贺也加入了话题,“好朋友的话,兴趣相投,比如同样爱吃小面包;总会有想要分享的喜悦,比如分享小面包。”

“虽然你说的挺有道理的,但是能不能不要举小面包的例子。。。”伊月一脑门黑线,“还有,很多好朋友兴趣并不一样的。”

“但是更多的好朋友兴趣是一样的啊,因为喜欢同样的事,因为对同样的事情感兴趣,这样的人才更容易走近不是吗?”

“那么加加贝你完了,小面包那种东西貌似没什么人喜欢吃的,你岂不是要孤独一生。”

“人尹月,再说我叫加加贝,我可要翻脸了。”

这样的两个人,关系可真好啊,在一旁的阿静这样想着。

“咳咳,”伊月手握成拳,放在嘴前咳了两声,“那么,所谓的好朋友到底应该是怎么样子的?”

“其实被称作好朋友的两个人,应该是有着某种情感存在于彼此之间的,那种与众不同的友谊,应该也不仅仅是形影不离那么简单,也不仅仅是喜欢同样的东西。而且就算分享着喜欢的东西,也不一定是真正的好朋友。”阿静在加贺旁边的桌子坐下,手撑在下巴上,慢慢地说着。

“那要是这样说,岂不是没有好朋友了。”加贺瞪大了眼睛,这世界怎么这么可怕,难道看起来很亲近的人,其实说不定也是仇人般的存在?类似于动画《名侦探*南》里,很多的杀人凶手都是所谓的好朋友。

就在加贺脑子里在想着到底是第几集发生的案件时,伊月一巴掌拍在加贺脑子上“别瞎想了,好朋友多了去了,阿静的意思是,‘好朋友’的定义没那么简单。”

“对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种东西真的不好定义,就像什么是幸福一样。”阿静在桌子上画了个圆圈,然后又在圈上画了个叉,“很多东西只有切身体会过的人才知道,而且就算经历过了,也有可能是假的。”

加贺拍开伊月的手,理了理头发“虽然说冷暖自知,但是有些时候,就算是认为别人是好朋友,也许别人不这么想啊。”

“对啊,所以说感情这种东西,太复杂了。”阿静叹了口气,接着说:“明明很多时候真心真意地想要待一个人好,到头来却发现对方是错的人,这种事真的太多了。”

“的确啊,”加贺也跟着叹了口气。

“我说你们两个啊,不要讨论这么沉重的话题好吗?我们是在讨论什么是好朋友啊,怎么扯到这些东西上了。”伊月满脑子黑线。

“少女啊,光明和黑暗总是相生相随的。既然有光明,就必定有黑暗。你可知当你提问什么是好朋友时,这世间的规则已悄然变化。”加贺拍了拍伊月的肩膀,又坐回凳子上。

“很抱歉,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伊月忍住想抽加贺一顿的冲动,“所以说,到底怎样才算好朋友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