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美女换装

云泽,海天相交之处,亦是天族与修罗族的交界之地。

这六界著名的交战之地,每百余年,就于此爆发一场天族与修罗族的激战,双方的尸身填满海沟,鲜血染遍海面。

然而,如今尸身早已化烟,海面业已湛蓝清澈,此处已然是两族最热闹的黑市聚集之地。

战争归战争,欲望归欲望。

即将爆发的大战未能阻止两族族人寻欢的脚步,反而带来几分血涌的刺激。

修罗族的男人渴望天族才能生产的美酒,天族的男人渴望修罗族才有的明艳美人,修罗族的美人渴望天族的美酒与俊美男人。

这一切,在云泽都能得到满足。

“唔,咝”美酒入喉,又香又烈,激得伽罗喉发出满意的低叹,他扔给须焰一个上等宠灵以抵酒钱。天族取用随意而生,本无货币来往,但修罗族特有的宠灵,虽如修罗族男人一样形貌丑陋,却因尺寸缩小了几十倍,反生出别样意趣,兼其天生忠主,又各有技能,颇能逗趣,深受天族喜爱,人人以携养为荣。伽罗喉扔出的这一只叫刹利,是宠灵中歌声最美的一种。

须焰来自天族,在此开酒市已数千年,见证过无数场血雨腥风,每当一切归于平静,他的酒市便稳稳当当地开了出来,他手里永远捧着酒杯,常对人说的话是“生命太长,唯以酒殇”他接过刹利,随手轻轻一捏,刹利发出一声尖叫,清亮婉转,他满意地点点头“上等货。”顺手又将一杯烈酒推到伽罗喉面前。

伽罗喉一饮而尽“好酒,上天真不公平,咱修罗族的水永远只能酿出又酸又臭的馊浆子!”“须焰,你等着,等咱修罗族灭了你天族,定要捉你给咱酿酒。”

须焰捉着刹利在耳边唱歌,对伽罗喉轻蔑地一笑“灭我族?哧,喝醉了才敢说的梦话吧,几千万年来,你们修罗族屡屡挑起战事,可有胜过一场?若不是天族天性良善,你族怕连骨渣都不剩。”

“我先灭了你!”烈酒焚心,讥言刺耳,伽罗喉摔了手中酒杯,捏着斗大的拳头扑上来就想揍人。

须焰毫不在意,他身着的飘逸光衣,散发的道道白色光芒瞬间化为一把把锋利的光剑,蓄势待发,护卫在他身周,即刻就要向侵犯者发难。

“哎哟哟,你们真闲得慌,酒不好喝么,美人不够瞧么?”

说话间,一个玄衣美人飘然而至,推开伽喉罗,转身用小指轻勾须焰的下巴,向上轻轻一挑,嘴里发出叹息“比女人还俊美的脸,打花了我可不舍得。”

雪白的肌肤,蔓妙的身材,绝色的五官,不羁魅惑的眼神,正是修罗族有名的美人迦陵丽加。

“美人,你终于来了。”须焰顺势轻吻她青葱般的指尖,周身的光剑也瞬间收回,转身从酒柜最上层取下一坛珍藏的美酒,倒入水晶夜光杯,递给迦陵丽加“三生醉,谁来都没给,给你留的。”

迦陵丽加毫不在意地随手接过,仰头喝了一大口,琥珀色的酒液留在嘴角,她伸出舌头轻轻一舔,不经意间已让若干男子口舌燥。她手里晃着杯子,纤纤手指指着伽喉罗和焰道“我说你们消停点吧,有你们打的时候,落驿那边来的消息说大军已在集结,听说前日鬼王也到了,我劝你们还是多喝两杯,也许明天,这里就是埋骨坟场了。”

须焰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三生醉,正想封坛,一只大碗递了过来,抬眼看到的是伽喉罗那张硕大的丑脸,伽喉罗瞪他一眼,示意他倒酒。须焰放弃地给他倒满酒“算了,便宜你,欠我一极品宠灵,记你账上。”

须焰喝了一口三生醉,闭上眼陶醉片刻,睁开眼叹了口气,眼神空洞地看着远方“百多年了,又要再来一次,同样的杀戮,不同的尸骨。”

伽陵丽加看着他,柔声地“须焰”

须焰回过神来,立时又恢复洒脱放浪的样子,举起手中的酒“来,管他谁死谁活,咱只管杯中物,怀中人,哈哈哈。”

周围的人们跟着附和,醉人的酒香,扰人心意的美色,交织的欲望,将气氛推至高点,无论是修罗男人,还是天族男人,或是修罗的美人,只想在这毁天灭地之交,尽情放纵。

酒市一角,却坐着一个冷清的男人,一人一桌一壶酒,旁边立一鸦色衣衫的侍从。他静静地饮着酒,听着酒市中的每次热烈喧哗与私密交语,杯中酒尽了,一旁的侍者便会上前将酒杯再度斟满,进退间,露出玄色衣衫下一对巨大的鸦足。

男人举起杯轻品一口,顿了顿“都放出去了?”

侍从轻声回答“是,都放出去了。”

男人微笑,在桌上留下一个极品宠灵,轻轻说“结帐。”(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