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书记吃哺乳期女人小说

刘六禄舔舔手指,翻着书页,仍然头也不抬的说道:“查本地还是外地?查人还是查事?普通人还是武者?现在要还是以后要?”

“本地、人事都查、武者、现在马上要!”

宁冲沉声道。

“行,你手上有什么线索?”刘六禄再才合上书,看着宁冲问道。

宁冲递上一张纸条。

刘六禄接过扫一眼,站起身:“跟我来。”

两人再次像之前那样,穿过堂屋,进入地下室。

墙壁开启,进入武者聚集厅之后,宁冲发现之前的那批人,居然都不在了,厅内外一片冷清。

“他们出任务了。”刘六禄淡淡道,“你随便坐,有吃有喝随便拿。两个小时后,给你回音。”

说着,自己进入最里间,开始联系情报人员。

宁冲打量周围一眼,找个僻静角落坐下。

直到此刻,他心里的火,再才稍稍有些平静。

宁冲开始思索整件事。

从录像上看,邓叔载着宋嬛嫣离开,就已经被追踪。一直追到某个地方,被凶手截停。然后邓叔被杀死,抛尸一个月之后,被警方察觉。

既然是杀人,为什么要迷惑邓家?

以武者的行事风格,杀人不算事。作奸犯科的武者,哪里都有。当今许多武者如果不在地窟里,就是在相互争斗。

抢资源、抢利益、为情为财为权,处处皆是纷争。

只不过杀了邓叔一个普通人,还不值得做手脚去遮掩。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迷惑邓家的目的,就是在拖延时间。

为什么要拖延时间?

宁冲想到了宋嬛嫣身上。

宋嬛嫣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按照录像所示,她极有可能也遭遇不测。以宋家的财势,绝不可能无声无息,连个新闻也没有。

宁冲立即掏出手机,点开七班学生群,找到曹奔。

“在哪?”

“刚从道临武馆回家,傀儡试炼太特么狠了,老子现在骨头都要断了,趴在床上敷药呢。你找我什么事?”

“最近有没有宋嬛嫣的消息?”

“啥?你找她?你小子还真是见色忘友,嘴里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少废话!人命关天!”

“啊?”

曹奔沉默片刻,立即一个电话拨来。

“出什么事了?”曹奔劈头盖脸地大声问。

宁冲本来不想牵扯到曹奔,毕竟现在是修行冲刺阶段,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找曹奔了解情况。

“不一定是出事,但你帮我个忙,悄悄的打听宋嬛嫣的情况。一定要保密,搞清楚了再联系我。”

“咱们兄弟卖什么关子?你到底是有什么事?”曹奔不悦地大声询问。

“我怀疑宋嬛嫣被绑架了。”宁冲缓缓道。

“不可能吧?宋家在江市有钱有势,谁敢绑她?”曹奔脱口而出,疑惑的说道。

“所以要你打听情况,记住,一定要悄悄的打听,不要引起猜测和怀疑,知道吗?”宁冲赶紧嘱咐。

“行,哥们马上找人问,你等我消息。”

曹奔挂了电话。

宁冲坐在椅子上,继续沉思。

如果宋嬛嫣真的同样遭遇不测,那么凶手拖延时间,肯定就是为了迷惑宋家。毕竟是邓叔送的宋嬛嫣,如果邓叔没有消息,宋嬛嫣同样也无人得知消息。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宋嬛嫣到底有没有事?

如果有,那么宁冲的推测,就接近真相。

如果没有,那么宋嬛嫣为什么只字不提?

宁冲一脸冰冷地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此时此刻,再着急也没有用,只能等待情报的反馈。

过了半晌,手机响,宁冲赶紧接听。

“打听过了,宋嬛嫣这段时间住校学习,没有回江市。她的贴身管家蒙伯,一直陪读,安全方面完全没问题。”

曹奔语气轻松的说道。

宁冲皱眉:“你有没有宋嬛嫣的联系方式?现在马上联系她!如果她在,就说我找她。如果她不在,你立即想办法联系蒙伯!我等你消息!”

挂了电话,不久,曹奔再次打来。

“宁冲,宋嬛嫣和蒙伯,都联系不上,电话占线。”

宁冲心里顿时喀噔一声,沉吟片刻,缓缓道:“你以你的名义,马上找宋万里,装作有急事找宋嬛嫣,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曹奔一听,急道:“是不是真出了什么事?你又不说,可把我急死了!”

宁冲斟酌地说道:“我怀疑宋嬛嫣出事了,而且蒙伯也出事了。但是这件事被隐瞒了!我不能肯定宋万里有没有参与,所以要你小心翼翼地问,不要露出破绽,知道吗?”

曹奔在电话那头赶紧点头:“放心,哥们心里有谱!”

挂了电话,宁冲心里刚刚平静的火势,又再燃烧。

现在他的推测已经接近真相!

凶手的目标就是宋嬛嫣,但是邓叔意外出现,被杀死灭口,并且凶手迷惑邓家,让这件事隐瞒了一个多月时间。

至于宋嬛嫣和蒙伯,同样毫无声息,那应该是双双遇害。能够干掉蒙伯的凶手,也绝对不会是简单人物。

宁冲的目光中,闪烁着极其危险的杀气。

他不关心凶手到底是图谋什么。

他只想知道,凶手是谁!

邓叔的死,必须以血还血!以命抵命!

一个小时后。

刘六禄手里拿着一叠打印纸,扔给宁冲:“目前能搜到的情报就是这些,如果想再深入,需要时间。”

宁冲感谢地点点头,立即翻看。

打印纸上,全都是各个区域、各个视角的摄像头片段。而且比警局的清晰一些,人物和环境都可以分辨。

第一张,依然是榆安老街,邓叔货车驶出。

第二张,是在路口被拦截,邓叔下车与凶手争执被杀。

看到第三张,宁冲的目光一寒。

凶手驾车在一个路口出现,其中有个人下车张望。

镜头拍到了这个人的脸,以及服装和装备。

宁冲对这个人的映像非常深刻,就是之前讹诈过邓叔,镇威精英武馆的武者之一,似乎是那个小队首领。

宁冲将这个人的形象,深记脑海中,继续翻看。

第四、第五张,则是这辆货车在各个路口出现,似乎是逃避什么,又似乎是在故布迷阵。

第六张,凶手停车,一个女子被带下车。

这个镜头拍摄很模糊。

带女子下车的,仅只能看出,是个长头发黑绸装青年。

宁冲感觉到眼熟,仔细思考,突然想起初见宋嬛嫣那天,一脚踹垮公交车的肇事者,就是这个长发黑绸装形象。

“难道是他?”

再看接下来几张,就没什么线索了。

货车被开走,又到处转,然后被抛车。

宁冲把摄像纸收好,单拎出那个镇威武者那一张,对刘六禄说道:“这个人,是镇威精英武馆的,我需要他一个月内所有情报。去过哪里,现在哪里。”

......

一个小时后,宁冲离开刘六禄的基地,回到家。

腥红蝎针枪匣、黑裘剑剑匣、战术小型包和药剂,一切都装备上身。然后继续发动小面包车,驶入深夜的黑暗中。

又一个小时后。

宁冲出现在某个高档小区外,趁着夜色,他就仿佛一只狸猫影子,在楼宇间闪烁,迅快扑向一排独栋洋房区域。

寻找到合适的潜伏制高点之后,宁冲端起腥红蝎针,从瞄准镜里,极其冷静地注视着前方一栋洋房。

此刻,在这栋洋房里,还亮着灯光。

有几个人影,依稀可见,仿佛是在喝酒聊天。

..........

感谢书友“空寂”的追投推荐票!

感谢书友“司马萧问”的追投推荐票!(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