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在墙上走一步顶得更深了

冯书仪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两三个小时的事情了。

原本根本不需要这么长时间,但是来的路上,居然遭遇了武者大普查。

冯书仪在马路边直接被统计武者生活状态的记者拦住了。

本来不想要回答,但无奈对方人群数量庞大。

主要还是冯书仪长得貌美如花。

非常上镜。

对于记者来说,采访这样的武者,视频效果非常好。

没办法。

胳膊细的拗不过胳膊粗的。

冯书仪被迫站在马路边,几乎抢答般回应了几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不好意思,我姓冯。”

“今年过年不去其他城市。”

“我情绪稳定压力不大,最近掉头发是天气原因。”

回答完,又被拉着读了一段文字,漫长的1000字感想,她这才被放掉。

离开后。

冯书仪看了看时间,气的简直要吐血了。

没办法,又不能和这种人正面抗衡。

实力再强,也抗不过舆论的压力。

只能狠狠瞪了一眼这些人后,快马加鞭朝着医院去了。

……

第三医院距离第三学院还是有些远的。

一个是在城市的东面,一个是在城市的东南面。

等冯书仪好容易到了医院后,立刻询问了王汉所在的位置。

当然这一次她没有询问王汉是不是凉了。

也没有去找个锁啦手准备王汉的后事了。

奔着病房就去了。

去的过程中还是在考虑着一些事情,“按照憨憨的实力来看,他不像是会在阴沟里面翻船的存在啊。可是为什么这一次还是被送到医院里面来了?难道说现场的战地医疗武者没有足够的能力治疗他?或者他头铁又忤逆了谁谁谁,被抓现行了么?”

走着想着。

等到冯书仪焦急的冲到病房里面去的时候,面前就站着一人。

“我没走错吧?”冯书仪看着面前的这穿着雪地作战服的武者。

“您就是王汉同学的姐姐吧?”江过锋正式的问道。

第一眼看见冯书仪的时候,的确是惊艳的。

这女孩长得可真的贤惠。

知书达理、表里如一的模样,定是非常好相处的人。

此时眼中全都是关于王汉的关心和不解。

再想到王汉和冯书仪这两姐弟长得模样,江过锋不免汗颜片刻。

姐弟俩长得可真对称。

一大一小的。

一憨一柔的。

“是的,我就是王汉的姐姐。”

冯书仪侧着脑袋,一边回答,一边朝着病床位置看过去。

江过锋明白这意思。

反应过来,连忙笑着让开了自己的身体,让冯书仪走到病床上。

只见冯书仪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这捏捏王汉大腿,那揉揉王汉老脸。

等确定什么东西都还在。

确定王汉还能传宗接代的时候,冯书仪情不自禁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

“我还真的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的。”冯书仪暗暗想到。

江过锋看的一头冷汗。

他反正是看出来了,这是亲姐姐才会有的操作啊。

“您好,我是江过锋。”江过锋这边对着冯书仪主动道,“看您也是学院中人,自然能够对您说明这一次的情况。在下是王汉的守卫武者,他在这一次的战斗中表现非常不错。不过后面因为一些意外事件,导致现在还在昏迷中,具体什么时候醒来不太清楚,但专业人士刚刚又过来看了一遍,估计就在今天或者明天就能醒过来了。”

“好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冯书仪恢复了正常的冷静,“那么接下来就让我在这边吧,我可以全程在这个地方交接什么手续,而您有事请的话,您先去做吧。”

“可以。”江过锋点头,“具体东西,王汉醒了后,他告诉你吧。”

“嗯。”

“那我走了,您在这边忙。”江过锋笑着说。

他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

包括对自己狩猎公会的请假,这两天可能暂时回不去了。

王汉那边还要接受死兽的试炼。

而在即将离开病房的时候,江过锋忽然想起来了什么。

一扭头,“对了。”

“啊?”冯书仪疑惑的看着江过锋。

“您的弟弟真不错!”江过锋龇牙灿烂笑着,伸出大拇指,给王汉点了个赞。

“咳咳,是么。”冯书仪额头略有汗水,“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夸赞。”

“客气客气!”

“而如果有机会,我很想看见王汉同学狠抽那群人大耳刮子的画面。”

“那一定是非常过瘾的事情!”

江过锋说完后,不理会冯书仪一头雾水,快速离开了。

等到他离开后,冯书仪还是没反应过来。

“狠抽大耳刮子?”她满脸问号,“这是什么意思?”

……

这次试炼王汉收获了不少的东西。

首先知道了和异兽战斗的大概感觉,现在的他,比之前要更加的老练。

其次就是从领主级异兽身上获得了初级罡气填充。

这个技能大大增加王汉的爆发力,以及续航的能力。

对于这被动技能,王汉都没有想到,他居然运气真的就这么的不错。

只是第一次和这铁臂雪猿战斗而已,就从它的身上吸收到了这技能。

不过具体这技能的威能,还有待测试。

目前可以知道的是这技能大概给他增加了30的实战攻击能力。

30的增幅,这却已经是一个非常可观的增幅了!

相对要付出的东西,就是被死兽气息沾染,以至于表面上的昏迷。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啊。”

“可能是快了吧,我已经能够感觉到身躯上的一些触感了。”

王汉无奈的在脑海里想着。

他在野外昏迷的那一刻,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昏迷。

大脑还在正常的思考状态,但是思绪和身躯的联系被暂时切断。

有一种灵魂神游太虚的感觉。

这种状态下王汉能清楚听见周围人的说话声音。

其中包括江过锋和弗里曼西斯等人抬杠的对话。

现在王汉不用其他人再去说,基本知道未来还要去和死兽有个碰面了。

“这没事,反正有的东西既然躲不过去,那么就直接面对吧,前前后后浪费不了我多长时间,何况江过锋还是个不错的人。”王汉轻松思考着,“至于说我为何能发现死兽的位置?这却非常简单,我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包括死亡的人哎。这么近距离下,我要是发现不了这死兽的身影,我上辈子就白白历练了这么长时间了。”

王汉的确是能感受到死兽位置,进而发现死兽具体情况的。

不过先前那死兽和他的境界差距还是有些大。

十米还能发现。

再远想要发现死兽的踪迹,可就呈现阶梯式的难度了。

所以不管怎么样,这死兽还是难缠的,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这次正好有机会,再去研究一下吧。”想着想着,王汉睁开了眼。

距离他闭上眼,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8个小时了。

睡了一觉,神清气爽的王汉,总算是能睁开眼睛了。

再看了看周围,看见趴在病床边,安静睡着的冯书仪。

她发丝略有凌乱,还穿着学院上战斗的服装。

闭眼酣睡,清新无比,红唇微张,有些小小憔悴。

王汉看的有些着迷。

夜晚安静,病房明亮,可人入睡,一时间很是温馨。

然温馨不常在。

不知道什么时候。

走廊深处闹哄哄的出现了一个熟悉女孩会有的高亢声音。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