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青云志更新时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片头曲————

《NuclearAttack》——sabaton

————正文————

5月18rì,早上6点,横滨某宾馆,16个人挤在一间房子里。

至于我们为什么会挤在一间房子里这个问题你就不要纠结了,还不是因为我们没钱么,谁能想到做个任务还要钱啊。

安静了一晚的通讯器突然开始很大声的播放音乐,直接把睡在地上的我吓的站了起来。

“吵死老子了!!”虹不耐烦地把通讯器扔到一边,翻了个身继续睡。

“嘿!小白鼠们早上好!”通讯器里传出长官那——活力四shè?还是打了鸡血听起来更恰当——的声音,“听了一曲《拉德斯基进行曲》,是不是醒了点呢?”

“我觉得还是片头曲好听。”我打了个哈欠说。

“好了少废话,说正事!”珍尼亚不耐烦的说。

“好了,再说一下任务需求。”长官依然jīng力充沛,“今天晚上10点之前赶到富士山脚下,那有一个地下核试验场,你们要炸掉,辐shè的事你们不用管。咳,世界上的核弹已经够多了,毁灭地球50次不是梦想……”

“长官今天哪根筋不对了?”琐爷郁闷的吐槽。

“面筋吧……”我随口就说,只可惜除了虹没人听懂。

“嗯,任务就是这样了,时间很宽裕,如果罐头吃烦了你们可以在横滨吃早饭,品尝一下rì本的美食。我还有点事,得走了,嗯……”通话中断。

“能遇到这么好玩的长官可真是个奇迹。”我感慨地说。

————前往饭店中————

在街上看不到一点战争带来的yīn影,人们依旧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商店该开门的依旧开门,该上班的人依旧去上班,应该是个好事情吧。

军服我们早脱了,化妆成了游人的样子。要是店员看见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相,就会以为我们是非洲来的难民。

我可是一点食yù都没有,队友被小月拉成碎片的事还历历在目。我看着他们吃东西的样子,心想:唉,这帮人心理承受能力真强大。

琐爷好奇的把头伸过来,想看看我记的rì记都有什么内容。

“哎哎哎嘿嘿嘿嘿……”琐爷一脸坏笑,一看就不准备干好事。

“怎么了吗?”我很不耐烦的问他。

“嗯嗯,直接把木子小月叫成小月了,好亲切呀……哈哈哈哈哈哈!”琐爷哈哈大笑,这下所有的人都来看我的rì记了。

琐爷更得意了,觉得这样笑不过瘾,便换了一种笑声:“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活!”

关于此事,我的解释是:我很懒,所以就没写四个字,只写了两个字。

可是你觉得有效吗?

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求安慰5555555555555555……

真可恶,琐爷居然认识中文。

下午1点.

通讯器响了:“啊——(这是打哈欠),小白鼠们下午好呀,现在你们在哪?”

“嗯,在赶往富士山的路上。”珍尼亚答道,“坐的旅游大巴。”

“我给你们说一下,任诛仙青云志更新时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务简化了,我才知道那个核试验场有我们的间谍,破坏工作就交给他们了,你们做撤退掩护。OK?”

这还有什么不OK的?

不过你为什么现在才知道?部门与部门之间就没有协作吗?

“嘿!快看!”虹把脸贴到了车窗玻璃上,“你们应该可以看见富士山了!”

“你能看见才鬼了。”珍尼亚完全不感兴趣的嘟囔道。

具体他到底有没有看见,我也懒得去求证了。

下了车我们便脱离了人群,来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小树林里。

“接下来做什么?”琐爷问了一个很没脑子的问题。

“等待。”珍尼亚简短地说。

“去富士山还来得及吗?”虹也问了一个很没脑子的问题。

“你别想了。”看没人鸟他,我就说道。

晚上9点55。

“他们会在十点出来,”通讯器又响了,“有大概五六个人,他们会带你们去一个私人飞机场坐直升飞机。如无特殊情况,诛仙青云志更新时间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连交火都用不着,就这么简单,最后回到奥克兰就行了。懂吗?”

“Yes,ir。”一片有气无力的回答。等待把我们折磨得一点劲都没有。尤其是我,一直在玩手机,无聊的直打哈欠。

准准的,十点,从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入口走出五个人,他们向我们隐蔽的树林走来。

珍尼亚走上前去,说道:“坏掉的时钟……”

他们中的一人接道:“……在一天中总有两个时刻是对的。”

“还要对口令呀……”虹有点急。

我们都站了起来,走过去,和这群穿着黑西服戴着墨镜看着就像间谍的人互相认识了一下,往树林外走去。

之后似乎一切都异常顺利(这句话我没敢说),我们分别坐上了林外空地上的五架直升机,走了。

由于我们几个和那群间谍不在一架飞机上,所以我们也没法跟他们了解rì本地下和实验室的情况。

“咱们这几天似乎都没看新闻,”虹掏出自己的手机说,“咱们来看看……嗯……还是看看内部消息吧,据说联合国开会讨论是否使用核弹,被rì本知道了,出兵先炸联合国总部,再轰白宫……”

所有的人一起抬头惊讶的望着老虹。

连老虹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可恶的小rì本……”珍尼亚气的头上冒青烟。

“……然后纳粹呢,竟然首先使用核弹,直接炸了英国,法国等军事强国的首都……”

“唉!”我苦笑道,“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

突然通讯器响了,里面传来物体破碎的声音,咒骂声和一连串叫喊声。只听这百种杂声中传来长官疲惫的声音:“你们现在到哪了?”

“嗯……”虹看了一眼外面,“估计刚刚穿过整个横滨,马上就来到海面上了。”

“太慢了!!!”长官忽然急了,“如果你们看了新闻的话,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现在联合国通过了审核,允许用核弹了!”

我们又惊呆了。

“他姥姥的我才接到通知,今天是第一轮投核弹rì,有一枚马上就要落在东京!快跑!!!!!!!!!!!!”

尽管我们开足了马力,还是晚了,东京城内的防空jǐng报早已响起。三十秒后核弹落下,强光刺的我们睁不开眼,紧接着巨大的轰响冲入我们的耳膜。再睁开眼时,冲击波已经到达我们这里,那四个落在我们后头的飞机相继冒出黑烟,在空中胡乱打转,我们也未能幸免。

我只感到浑身燥热,接着外面的景物以可怕的速度在我眼前一一掠过,不停地有士兵没有抓牢扶手而被甩出机外。

眼里的世界不可思议由彩sè变为淡黄sè,尔后又变成了血红sè。耳朵里的蜂鸣声越来越大,意识也越来越不清晰。最后飞机栽向地面,我眼前一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