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亚灵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吕远鹏回身看了看后面的车队,苦笑道:“小妹,都说女人心细如发,可你这颗心,却大得很。”

薛琼不满地娇哼了一声,微嗔道:“不好么?似你那般整天思来衬去,岂不累死人。”

薛琼虽然嘴上不服气,可看着吕远鹏的眼神却满是爱意。

虽说吕远鹏和薛琼的因缘最初纯属无意,甚至娶薛琼也多少有些迫于压力,可这并不影响两人的感情。

不仅是因为吕远鹏原本就喜爱薛琼,更因为薛琼xìng情泼辣,不似寻常女子那般为细小琐事烦忧,对吕远鹏更是情深意重,这些年来,两人的感情愈发浓厚。

吕远鹏笑了笑,无奈地微微叹了口气,低声道:“你怎不想想,我们将粮草押运至咸阳,此行就已经交了差事,将军府为何还要我等把这些粮草直接送到九原郡?”

“那个冯劫大将军,不是说因为陛下东巡,一时无法凑齐车辆人手马?难道有何不妥?”

吕远鹏的话,让薛琼十分诧异。

“不然。”

吕远鹏摇摇头道:“即便陛下东巡,也不会征用民间车辆,咸阳更不会缺了押运粮草的兵卒。”

“还有,那将军府派来的军侯带来了两什军兵,为何在出城时,却有一什军卒混在我们的队伍中,而不是跟在那军侯后面?”

“莫不是他们走差了行伍。。。。。。”

一句话未说完,薛琼也觉这个理由实在牵强。

将军府的兵卒都是关中老秦人,一向军纪严明的老秦人,竟然能在行军中走错了行伍?

薛琼银牙一搓,柳眉竖起。

“莫不是那冯劫老儿和那马枭相互勾结,派这些军卒要加害夫君?”

这些年来,吕远鹏数次遭遇刺杀,有的是那马枭所为,有的则是和吕臣以及那些被吕远鹏剿灭的盗匪有牵连,如今吕远鹏身上有三处伤疤都是在刺杀中留下来的印记。

“小妹哪里话。”

吕远鹏洒然一笑道:“那冯劫是大秦大将军,再怎样不堪,也不会和那些鸡鸣狗盗之徒有何牵连。

这些人虽不知来意,多半也不是冲我们来的,我要吕它留意,只是小心些罢了。。。。。。”

傍晚时,队伍在河边扎下营帐。

这里虽然已是九原境内,可周遭数百里驻扎有大秦jīng锐边军数万,两年前蒙恬大破匈奴夺来的河南地,也就是后世包头以南,不仅黄河以南在见不到匈奴踪迹,就是黄河以北百里内,也很难见到一个匈奴人。

至于盗匪,在关中地区根本就不存在。

在这里行军,安全上绝对不成问题,完全没有必要扎下寨墙,竖起刁斗。

所以,吕远鹏这一曲并没有扎下营寨,只是将车辆围拢起来,就在车队附近支起帐篷。

漆亚灵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夕阳映照下,缓缓流淌的河水波光粼粼,清可见底的河水很深,足有一人多。

河滩上,打水饮马的军卒们来来往往,薛欧、王吸,以及那些屯长们,都在营地内巡视查看。

唯独陈濞,拎着他那支整rì不肯离手的狼牙棒来到河边洗刷。

chūn秋战国时期,甚至直到秦时,主要作战兵器就是剑和戟,刀枪槊等兵器都是在唐代及以后才出现的。

虽然此时也有一些其它军器出现,比如吴**队也曾使用过钩,以及钩镶,不过这些都不是主流军器。

虽然吕远鹏极力推崇骑军用刀,可那是主要考虑骑兵对决使用。

和以步卒长戟排成紧密军阵的中原士兵作战,冲阵还是需要长兵器的。

此时马镫马鞍还没有出现,一般士卒在马上还无法使用戟,可对于骑术jīng湛,或者腰腹力强者,在马上使用长兵器格斗还是不成问题的。

吕远鹏对于戟这种兵器,从心理上十分排斥。

在他看来,戟虽然能刺能勾,可骑战却绝对不便,一旦戟上的小刺和别人的戟勾住,坐在没有马鞍马镫的马背上的骑士,就极可能被拉下马来。

而在乱军中落马,任你武艺再强,也绝对是凶多吉少。

好在吕远鹏这支队伍,并不是正规秦军,甚至也并不在泗水郡正式郡兵序列之内,这让吕远鹏在军器使用上,要方便许多。

不过,即便这样,吕远鹏也仅仅是给自己和手下这些屯长们配备了在这个时代绝对堪称新式武器的兵器。

吕远鹏、薛欧是槊;

王吸是长柄大刀;

陈濞是狼牙棒;

刘钊是一柄大斧;

其余人,俱都选了枪、刀。

不知是穿越的原因,还是这幅身躯原本就极佳,还或是这些年来吕远鹏苦练武技的缘故,吕远鹏现如今不仅身高九尺,力量更是大的惊人,舞动百余斤重的兵器早已挥洒自如。

传说项羽力能扛鼎,他以为那多是后世人夸大了项羽力量,吕远鹏甚至在内心中隐隐涌动着想要和项羽一较高下的冲动。

王吸的大刀样式,被吕远鹏设计成他最熟悉的关云长青龙偃月刀;

刘钊的大斧漆亚灵个人资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则被吕远鹏恶搞成程咬金的宣花斧;

至于陈濞的狼牙棒,吕远鹏实在想不起历史上有哪位名人使用这种兵器,冒似只有水浒传中霹雳火秦明使用,只是在狼牙棒的前端添上一个半尺长的尖刺。即便这样,也让陈濞喜爱的不得了。

至于长枪,历史上虽然名枪很多,可吕远鹏除了记得张三爷丈八蛇矛,再不记得这些名枪的外貌。

虽然他也试着画出几种枪型,可工师喜在研究后认为,要么按他所想制作的枪就太沉,要么就是制作过于花哨复杂,并不适用。

最后,索xìng都是一个样式的长枪,并无任何花哨。

原本吕远鹏想要将手下人使用的刀都制成它的拓疆样式,可把图样交给工师喜后,他才知道,在现在这个时代,由于冶炼技术还不发达,要制成拓疆所有的弧度,花费巨大。

若要制成拓疆的样式,一个是将刀脊做得厚重,一个是选上好的jīng铁或陨铁,否则砍杀时极易折断。过于沉重的刀,寻常士卒不宜使用。而是用jīng钢打制,所需显然巨大。

最后,吕远鹏只好选择了唐代才盛行的横刀,作为大规模装备的刀具。

最难的,则是制槊。

求推荐收藏!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