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条麻妃作品封面图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09-06-14

呃,有事,晚上澡还没洗,先上来一下,一看表天都深夜了,囧,马路上的美女却还是都很活跃啊!

——————————————————

正当李志那里胡思乱想呢,就听下面一道声音传来:“李志大人,还是请下来一叙!”

李志低头向下望去,只见城守府前又多了几人,为的一名老者身上金黄色的斗气时隐时现,想必这名老者就是对方实际的掌权者,身为黄金武士的杨思德了。他淡淡的笑了笑,看样子这老头早应该到了,却很识趣的没打断这场所谓的神迹。所谓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李志也收起了神棍的模样,白色的光芒渐渐地淡去,他人也慢慢地落了下来。

杨思德的脸阴晴不定的看着缓缓向下飘落的李志,心里对儿子行为是恼怒,他甚至恨不得一掌毙了自己唯一的这个儿子。

当李志装神弄鬼地升到半空,表那通蛊惑人心的演说时候,他就知道不妙,急忙抢先来到门口,然而已经晚到了一步,李志慷慨激昂的演讲已经接近尾声了,此刻就算他升到空立毙李志当场也无济于事了。

李志这个所扮演的神灵已经将大部分的奴隶,平民的情绪挑动起来了,这时候杀了他,他的那些属下稍微煽动一下只怕立刻引大规模的战斗,这样一来恐怕自己真的要灰溜溜地带着陛下损失惨重的返回草原了。

当他从守卫的嘴得知事情的始末之时,那一瞬间他有要杀了杨良成这个自己独子的心,自己一再叮嘱要和颜悦色,要客气,要有礼貌,要尊重对方。如今可好,他心霎那间就明白了,自己这个儿子不愿意跟李志他们和谈,所以他要来这个迎接的差事,却故意激怒李志一行人,而李志自然以为自己这方没有和谈的诚意,所以使出了这个本来打算和谈无望之下后的手段,充作神灵来蛊惑,策反自己这方的士兵们。

“敢问这位可是杨思德大人?”突来的声音打断了杨思德的思路,他连忙向声音的来处望去,只见一位相貌普通,缺了一只右耳的衣着一般的奴隶出现自己的眼前。

“这位想必就是李志大人,老夫正是杨思德!请里面谈,酒宴已经备好多时了!”杨思德闭口不谈适才之事,口气亲热的说道。

“算了,杨大人,我等贱奴可是不敢跟您同座而饮啊!也吃不惯锦衣玉食!就此告辞了,关于这朝阳城嘛”李志一收刚才淡然平和的口气,口气凌厉地说道:“咱们就个凭本事,走!”说罢,他一扭头就要往回走去。

“来了,你们还想走吗?”就听的杨良成从杨思德的背后出一声喊,紧接着他抽出腰间长剑,就要冲着李志刺去。

“放肆!”杨思德这次是真的怒了,只见他信手一掌将杨良成拍出老远。他两眼一瞪,喝道:“逆子,今天老夫就除了你!”说着他周身涌出金黄色的斗气,大踏步地就冲已经被他一掌打的昏迷地的杨良成快步走了过去。

“杨叔叔,不要啊!”一声清脆的惊呼声从大门里传来,只见夜知远一身盛装礼服,急匆匆地甩开紧跟身边的侍女跑了过来。

原来李北条麻妃作品封面图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志搞出的夜空异象让她心万分担忧负责迎接的杨良成的安危,所以杨思德前脚出去,她也连忙跟着出来了。若是慢上几步,恐怕杨良成就得死亲生父亲的掌下。

杨思德听出了是夜知远的声音,也只就停下了脚步,毕竟谁真正舍得杀死自己的亲生骨肉,刚才他也是气急攻心,再加上李志他们还那里看着呢,不给个交代只怕立时就要翻脸。此刻听得夜知远的喊声,也自然就坡下驴收了斗气没有再下杀手。

他却依旧板着一张老脸,冲跟着夜知远的出来的士兵喝道:“来呀,把这个逆子给我关起来,等待落!”他后看了一脸担忧之色的夜知远:“陛下!您,唉”这时一声充满了深深的无奈以及恨铁不成钢的叹息。

他收拾了心情转过身来,尴尬地对李志说到:“李大人,逆子不成器,我这里替他给您赔罪了,”说着就向李志深深地鞠了一礼。

李志虽然心恨不得杨思德一掌拍死他那个脑残的儿子,但是表面上还是得做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哎呀,杨大人请起,快请起。”

“那李大人,请!你看我们陛下也都亲自出来迎接您了!”杨思德再次的提出了邀请,这次李志没有拒绝,他微微点了点头,抬腿就要向里走去。

“嗯?”李志看着站门前台阶上的盛装丽人疑惑地向杨思德望去,杨思德慌忙介绍道:“李志大人,这就是我家夜知远陛下!”

妈的,怎么成女的了?柳炳不是说是个男的吗?打扮的这么漂亮难不成要对我施美人计?李志一边打量着正对他含笑颌的夜知远,一面心恶毒的诽谤着,施展美人计,老子也不能要啊,一看就知道你跟那个脑残货有一腿,我道是乐意给别人带绿帽子,别人要给我带绿帽子那就可大大不妙。

“自由军李志见过陛下!”腹诽归腹诽,面上该怎么着还得怎么着来,李志走上前去冲着夜知远一面行礼一面比较尊敬的说到。

这时夜知远也早恢复了常态,只见她不紧不慢,言辞客气的说道:“李志大人,客气了,里面请!”说着伸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陛下先请!”李志微微后退了半步,跟夜知远的一旁向城守府走去。一干双方的臣工,将领,泾渭分明的分成了两列走进了城守府的大门。

宾主分开落座,杨思德却也知道今天恐怕不宜商谈双方合作,合并之事了,也是一味的对李志是大大的颂扬。

杯斛交错转眼已经酒过数巡,菜过五味,李志做出一副醉眼迷离的神态,一一扫过全场,他一面查看着每个人的神情,一面不住的向坐自己身边陪同的杨思德劝酒,眼看着杨思德已经是脸颊赤红,一副醉意熏熏的模样,李志心不屑地瞥了瞥嘴,小样,就你还打算着灌我酒,我这酒精考验的出身的要是载你手里,简直就是。

他忽然收起了心的不屑,双眼猛地一亮,紧紧的盯夜知远神情诡异的悄悄缩回袖口的那只手的肩膀,难道要给老子来一个摔杯为号?一瞬间他的神经绷的紧紧的,脑子疯狂的运转。

夜知远却是有些坐卧不宁的不时将手缩回宽大的袍袖,摸一摸那柄杨良成给她的短剑,看着就坐自己不远处,看样子明显有些醉意的李志和已经跟他坐一起谈笑风生的杨思德,心却忽然拿不定主意了,因为她清楚的记着,当格兰国的第一批茅台酒被手下供奉上来的时候,杨思德只喝了一次就从此严禁士兵们饮酒,并且指着摆放桌案上的酒罐曾神情凝重的说道,此物饮不得啊,多饮者君王必将误国,将军必将耽误军机大事,士兵必将饮恨沙场。

而如今,她看着已经几乎两颊红晕,甚至有些口齿不清的老者,难道真的要伤了抚育自己二十年的杨叔叔,忠心耿耿的夜郎国大将军杨思德一片赤诚之心吗?

就酒宴的情形千钧一之极,被士兵们架回他自己房的杨良成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看着四周一片漆黑,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虚弱的喊道:“来人!”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一名士兵,恭敬地来到他的面前关心的问道:“大人,您醒了!”

“他无力的靠了墙上,问道:“人呢?他们都去哪了?”

“大人,诸位大人以及陛下宴会大厅陪着自由军的李志大人们喝酒!”士兵回答道,

听着士兵的回答杨良成心头的怒火再烧了起来,他那一刻忘记了胸腹间的阵阵撕裂的疼痛,他声音响亮,有力的喊道:“扶我起来,我要出去,我要去宴会那里!”

北条麻妃作品封面图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说着他挣扎着伸出手要去扶着士兵站起身来,士兵却慌忙的向后退了一步,量婉转地说道:“大人,老大人有令,让您这里安心养伤,您暂时不能出去!”

一瞬间,杨良成已经明白了,管士兵说的婉转,然而他还是听出了话外之音,那就是自己的父亲,为了不让自己妨碍他的计划将自己软禁了。

他烦躁地挥着手驱赶将士兵驱赶了出去,轻轻地顺着墙滑落床上,睁大了双眼无声的望着漆黑的看不见颜色的屋顶,心充满了憎恨与不忿,贱奴,难道真的要让那个一只耳的贱奴去玷污,去占有那美丽的身体,他太清楚她的性格了,管他给了她一柄短剑,并且给予她大鼓励,可是只要是自己父亲的真的非要用她来换取那十几万所谓的贱奴,恐怕没有了自己的支持她一定会屈服的。

干什么要去复国,要去争霸,自由自的生活草原之不好吗?难道非要有人去牺牲自己,有人流光了鲜血,为维护隐瞒一个早二十年前就已经死去的家伙的名字吗?

一刀什么事情就解决了,多简单的事情,忽然他那天劝说夜知远的声音从脑海里蹦了出来,“是啊,”他漆黑无人的房间里,感受着一阵阵胸腹间传来的疼痛,语气平淡,轻飘飘的自言自语的说道:“一刀就解决了,真是太简单的事情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