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往里塞了好涨

“……这几天龙国也算是大变样了,高层大洗牌,新上任的某位先生似乎对龙国老牌的四大家族很是看不惯,处处打压,很是断了他们一些财路。【全文字阅读】顾家因为最近比较活跃,被当做出头鸟重点对待,顾望这几天大概也不太好过,这次他找你,应该不会是要对你出手,但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陆先生,还是多加小心,手机要保持开机状态带在身边……”

“好,我知道了。”陆犰挂断温昀打来的电话,面色平静地望向窗外。

坐在前面的别小珂似有所觉,回头看他一眼,见他并没有什么异状,便也不再理会。

依旧是那片花园,依旧是那座小茶楼。陆犰驾轻就熟地往楼上走,到了门口,却见别小珂一伸手,将陈绍给拦了下来。

“这是在做什么?”陆犰挑了挑眉。

“顾少要见你,还带着这么个外人,不太好吧?”别小珂一点也不含糊,清脆的童音说出话时有种理直气壮的感觉。

“不是外人,是我兄弟。”陆犰笑了笑,轻描淡写推开别小珂的胳膊,带着站在一旁的陈绍走进了第三层。别小珂脸上摆出了无奈的表情,却也并没有强行阻止,跟着一道拨开竹帘,走到了里面。

这次见面,比之前两次要正式的多。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最近不太平的缘故,顾望也格外谨慎了起来。陆犰一进去,顾望的影子都还没看到,就有六个一律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上前来给陆犰三人搜身。

陈绍心中惊疑不定,但收到陆犰递过来的安抚的眼神,也勉强沉默着接受了搜身。只是在那些保镖退下之后,忍不住又往陆犰的方向靠近了些许。

绕过木制雕花的屏风,便看到顾望正垂眸静坐于一方红色檀木桌前。听到响动,便抬眼浅浅看了陆犰三人一眼。

“都坐吧。”顾望说道。

陆犰点点头,坐到了他的对面,而别小珂则微微后退一些,坐到了顾望的身侧。只有陈绍还直愣愣的杵在原地,脑子里面转的飞快。

【犰哥?两个?!这这这……莫非两人是双胞胎?!看这架势,明显是对方更有势力一些啊,犰哥这次拿下公司,不会是因为这个人吧……】

陈绍眉头一拧,再看顾望就忍不住带上了些审视的味道。

【这人虽然跟我犰哥长得一毛一样,但这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令人不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他跟犰哥会面难道是准备认亲了吗……那陆大哥怎么办?自家养了这么多年的弟弟,刚刚把公司托付给他,就跟别人认了亲……等等!原来如此!原来他的目的是这个吗!没想到啊,虽然跟我犰哥一样长了一张好脸蛋,却没想到心里竟然这么坏!他一定是为了得到陆氏企业,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来认亲!】

自觉发现了天大的秘密的陈绍不淡定了,猛地一扭头,双眼冒火的看向了陆犰。

“你愣着干什么,来坐。”陆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接着,就见陈绍突然过来,用力扳住陆犰的肩膀道:“犰哥,你千万不要被那个跟你一摸一样的人骗了!陆大哥才是真正爱你的人,他只是想利用你!”

“……恩?”被点名的顾望顿了一顿,朝这边看了过来,神色淡淡。

陆犰无奈地去掰陈绍的手,“你又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了?”

“额。”陈绍表情一僵,随后低下头坐在了陆犰旁边,嘟囔道:“总之,他不是什么好人。”

“哪有当着人家的面就这么说的。”别小珂忍不住吐槽。

顾望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别小珂顿觉失言,连忙闭上了嘴,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放下茶杯,顾望看向陆犰:“其实,这次找你来,对于你来说,也许确实算不上是什么好事。”

陆犰笑了笑,没说话。

“想必龙国高层的变动你也已经清楚了吧,这次他们是打算动真格的了,连vsd的人都出动了,一副要赶尽杀绝的样子,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说是困扰,但顾望的语气始终不轻不慢,倒像是闲聊。

“那么顾少打算怎么办呢?”

“所以,我就想,如果我死了,这场针对我顾家的闹剧也就该落下帷幕了。无根浮萍,对于龙国来说,不足为惧。”顾望低下头去看茶杯里浮起来的一片残叶,嘴角轻轻勾起一些。

“这倒是没错,可正如顾少所说,若是顾少不在了,顾家,大概也不会长远。”陆犰说道,心里渐渐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没错,所以才需要你的存在。”顾望抬起头,一双丹凤眼直直的盯住陆犰,里面第一次竟然有了些情感。

陆犰看了许久,才发现那是志在必得的光芒。习惯性扬起的嘴角,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我凭什么,替你去死?”

顾望收回了视线,慢条斯理道:“也并不是一定要你死,只是跟着龙国监管员一起去一趟首都而已。现在情势如此,不过是我们世家派一时不察,一旦争取到反应时间,那位先生,位置坐不太长的。”

“是吗。”

“我知道你不高兴,但你最好不要把你想说的话说出口。顾家,目前对你来说,还是惹不起的存在。”顾望将杯子推到了方桌中央,“权利、财产、亲人,这一切,我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从你身边夺走,但同时,我也能让他更加壮大,这取决于你。要不要代替我去首都作一作客?”

顾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对了,不要试图让那位姓唐的朋友来暗杀我,否则没办法完整的还给你,可不要让我来负责啊。”

顾望凉凉的笑了一下,大步离开了茶楼。别小珂和保镖们紧随其后,鱼贯而出。很快,整层楼就只剩下坐在原处的陆犰和陈绍二人。

长久的沉默之后,陈绍突然开口:“犰哥,你不能去。”

陆犰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

“这事情绝对没有那家伙说的那么简单,不可能只是带去首都监视几天了事!如他所说,世家派缺的只是时间,那么关押顾望根本只是延缓顾家的脚步,对于局势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龙国官方绝不可能采取这种温和的方式!”

陈绍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大脑如此清醒,仿佛看破了所有的诡计,这种感觉让他忍不住激动起来。他急迫的去看陆犰,却被他平静无波的眼神给迎头泼了一盆冷水。

“我知道。”陆犰面无表情地起身,下楼。

【为什么?他知道了什么?为什么还如此平静?……不,不对!他一定是在想办法,犰哥不可能就这么乖乖的就范。可是……正如那个人所说的,即使是现在的顾家,要控制陆家的产业,也是轻而易举……】

陈绍面色严肃,眼神里透出深沉的光。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滑动之间,目光最终停在了一串没有任何备注的号码上。

【还是……要去找他吗……】

########

两日后,陆犰在随行的两个军人陪同下,跟亲自到来的vsd官员握手道别,掸了掸一丝皱褶也没有的深色西装,脊梁挺得笔直地上了直飞首都的直升机。

直升机一路飞越大半个国家,在大洋上方时,骤然爆炸。

如同一朵灿烂的烟花,碎裂的机身四散而落,还带着燃起的亮橙色火光,落入大海。直升机上所有人员,无一幸免,全部葬身大海,尸骨无存……



“嘶——”盘膝坐在地上的少年长吸一口冷气,眉头皱的正紧,“就这样?他就这么死了吗?”

“真是可惜啊……”少年小大人似得叹了口气。

看着少年眼里忽明忽暗的纠结样子,温昀微微一笑,也没说话,转头望向窗外。

窗外的天空蓝的像水洗过一般,一丝薄云都没有,太阳高高挂在天上,灿烂的仿若春天。

万里外的塞蒂尔斯岛上,在这同样的一片蓝天下,碧蓝的海水轻轻拍打着白色的沙滩,远处海鸥盘旋着掠过海水,发出一声高一声低的鸣叫。陆犰穿着一身薄薄的藏蓝色v领针织衫,躺在一张沙滩椅上,眯眼看着天。里面白色的衬衣并未系上,散开的领口从脖颈处翻出来,露出大片在阳光下仿若散发着微微光芒的蜜色肌肤。

何无亦穿着白色的薄毛衣,拿着两杯冰饮从远处走来,米色的长裤在裤腿处挽起,露出赤-裸的双脚踩在细软的沙滩上,每一步都带起一串泛着细微光芒的白沙。

将手中的玻璃杯递给陆犰,何无亦自然而然的俯下身子,吻上陆犰的嘴角。

陆犰微眯着眼睛,半扬起头,舌尖轻巧的钻入何无亦的口腔扫过上颚。微微勾起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惬意,一丝甜蜜。

一吻完毕,何无亦顺势在陆犰的身边坐下,把陆犰往旁边挤了挤,自己也靠了上去。看看天,看看地,看看远处漫无边际的海平线,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出口。

“我们能在这里待多久?”

“你想多久?”陆犰笑着问他。

何无亦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只要在你身边。”

陆犰轻笑两声,垂眸去看他,没忍住又亲了他一下。最后才说道:“顾望以为这事儿结束了,但是上面既然下了决心,就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我也不是这么让人坑了,还傻到不留些后手的人。”

“等到顾家被整得差不多了,我们就回去吧,得好好感谢一下小绍,如果不是陈家出面,这次,恐怕还真没这么容易解决。”

“嗯。”

“还可以抽空办个婚礼。”

“嗯。”

“到时候把大家都请来,要大办。”

“嗯。”

“你还可以穿个裙子。”

“……嗯。”

“你脸红了。”

“太阳有点晒。”

“哈哈哈哈哈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